人民法院报

本报北京7月29日讯 一服装公司不服行政处罚决定,将北京市工商管理局丰台区分局告上法庭。今天上午,丰台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丰台分局局长作为代理人之一坐在被告席上。

北京一服装公司因生产销售的商品带有“BO88”标识,与德国雨果博斯公司注册的“BOSS”商标近似,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丰台分局处以罚款134万余元,并被没收了其余带有“BO88”商标的产品。服装公司不服,向法院起诉,要求撤销该处罚决定书。

庭审中,各方就行政处罚中认定的事实、程序、法律适用及裁量幅度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服装公司认为,公司生产的是带有“8088”和“鲍士”商标的商品,均系鲍士公司合法注册取得,自己公司经鲍士公司委托授权加工制作其获准商标并进行销售的行为符合法律规定,且工商分局认定的销售金额和库存的数量与事实不符。服装公司同时认为,工商分局超越职权及滥用职权,其无权就商标本身的近似性和相同性进行认定,应由商标主管部门和人民法院认定。

工商局在辩论中强调,其具有查处商标侵权行为的法定权限,认为自己进行行政处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

雨果博斯公司的代理人作为第三人出庭参加诉讼,认为原告大量销售带有“B088”标识的服装、皮鞋等商品,侵害了雨果博斯公司的商标专有权。

近两年来,随着各地纷纷推出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制度,公安局长、工商局长、教育局长等行政首长的身影经常出现在行政诉讼的法庭上。行政首长出庭应诉,无论对普通公民、行政机关,还是对人民法院,都是一件好事。

首先,体现了司法权对于行政权的制约。行政首长出庭应诉使官员成为被告,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一个社会法治的倡明,强化了司法的独立和权威。其次,使官员们意识到依法行政的重要性。通过行政首长的出庭,可以使其更为感性地认识到法制与行政之间的关系,对提高行政决策和执法工作水平将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第三,有利于化解行政争议。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可以减少中间环节的瓜葛,提高案件审理和执行的效率,实现案结事了。

同时也应该清醒地看到,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制度对人民法院的行政审判工作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人民法院应该采取相应措施,进一步强化庭审功能,提高司法水平,更好地发挥行政审判化解行政争议、促进社会和谐的职能作用。